新华社北京4月7日电(记者樊曦)记者从中国铁路总公司获悉,7日,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1369万人次,预计增开旅客列车444列。

4月6日,清明节小长假次日,全国铁路客流保持高位运行,发送旅客1021.6万人次,运输安全平稳有序。其中,广州局集团公司发送旅客150万人次,同比增加3.4万人次,增长2.3%;南昌局集团公司发送旅客84.1万人次,同比增加9.6万人次,增长12.8%;成都局集团公司发送旅客83.5万人次,同比增加8万人次,增长10.6%。

为应对清明小长假返程客流高峰,铁路部门加大运力投放,落实便民利民服务举措,努力满足旅客出行需求。呼和浩特局集团公司对高峰时段4列动车组列车实行重联运行,增加5000个席位;郑州局集团公司在洛阳站加开临客24列,方便“牡丹文化节”游客返程;武汉局集团公司加开去往广州、襄阳、宜昌等热门方向70列旅客列车,提升返程运输能力;济南局集团公司优化运力资源配置,增开旅客列车131列,推出“赏花”专线快速列车,方便旅客前往菏泽踏青赏花;上海局集团公司充分运用好高铁和普速铁路运能,及时、精准、多点增开旅客列车,扩大列车编组,增加运力供给。

铁路部门提示,假日期间车站客流量较大,已通过互联网、电话成功预订车票但尚未取票的旅客,请尽量提前取票,并携带车票及与票面信息一致的有效身份证件,提前到车站办理验票进站手续,以免耽误行程。

原标题:江西取消中考?官方:系误读,只是把两次考试变成了一次

江西省教育厅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准确来说,江西将取消现行的统一中考,并由学业水平考试替代。

“江西省将在3年后取消中考”,连日来,一则江西高中招生新政的传言,引发网络关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上述说法,来自江西省教育厅4月3日发布的高中阶段学校招考新政,其中提出,将取消实行多年的高中录取考试。不过,江西省教育厅昨日回复新京报记者称,这一新政并不意味着中考制度终结,外界对于“取消中考”的说法,是对新政的误读。

江西省教育厅多位相关科室负责人表示,自2018年秋季入学初一新生起,江西省将实行以初中学业水平测试和综合素质评价作为参照,变初中毕业、高中录取两次书面考试,整合为一次。教育界人士指出,这一新政将从学习和工作方法上,对学生和教师提出更高要求。

仅取消高中录取考试

4月3日,江西省教育厅发布《江西省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实施意见(试行)》,从招生、录取、评价体系等多个方面,对江西省普通高中录取进行改革。江西省教育厅称,通过试点探索和逐步推进,到2020年左右,江西省将初步形成新的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录取模式。

上述文件中称,自2018年秋季入学的初中一年级学生起,取消统一的高中入学考试。此前,地级市教育主管部门组织,统一命题阅卷的中考,是高中录取的最重要参考标准。

一时间,关于江西省“取消中考”的说法,引发外界关注。部分学生家长提出担忧:取消中考后,高中录取以何为标准,又如何保证公平客观。

昨日,江西省教育厅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所谓江西省“取消中考”,是一种误读。江西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何少加解释,目前江西省高中阶段招生录取,实行初中学业水平考试和高中统一招考并行的政策,前者为初中毕业考试,后者则是高中录取考试。江西省教育厅的新政,实质上是将初中毕业、高中招生“两考合一”,即统一为初中学业水平考试,不再单独进行高中录取考试,高中阶段学校招生录取,以初中学业水平考试为基准。

江西省教育厅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准确来说,江西将取消现行的统一中考,并由学业水平考试替代。尽管取消了统一的高中招生录取考试,但并不意味着高中录取就不需要考试,因此不存在无录取参考标准的问题。

力求扭转应试教育弊端

新京报记者从江西省教育厅获悉,“两考合一”后的初中学业水平考试,科目包括语文、数学、外语、道德与法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音乐、体育与健康、美术、信息技术等13个学科。其中,语数外均为120分,道德与法治、历史80分,物理85分、化学75分、生物55分、地理和体育与健康各50分、信息技术15分,音乐、美术可用等级或“合格”“不合格”呈现。

其中,语文、数学、外语、道德与法治、历史、地理采取书面考试;物理、化学、生物采取书面考试与实验操作相结合的方式;体育与健康采取现场测试;信息技术采取操作考试;音乐、美术采取过程与终结性考查相结合的方式。

此外,2018年秋季入学的初一新生起,实施综合素质评价,建立全省统一的信息管理系统,从思想品德、学业水平、身心健康、艺术素养和社会实践五个方面进行评价,作为高中录取参考依据。评价程序分为写实记录、遴选公示、录入系统、形成档案四个步骤。

江西省教育厅副厅长刘菊娇说,新的高中录取评价体系,将原来着重关注学生的学科考试成绩,改变为以综合素质进行评价;将原来以中考成绩为主要依据的单一录取方式,改变多元化评价方式;将原来一次性集中统一中考,改变为“随学随考随清”,例如生物和地理两科,就可在初二学期结束时进行考试,减轻考试压力。

刘菊娇表示,江西省教育厅新政,力求在扭转应试教育弊端、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等方面取得进展。

鼓励师生转变观念

江西省教育厅中招处处长黄建说,初中学业考试的成绩呈现方式上, 将鼓励采用分数、等级等多种形式呈现,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实行“等级”制,克服以往的“分分计较”现象。同时,各地可针对不同学科的性质和特点,确定具体的考试方式。

除了初中学业水平测试,综合素质评价也将成为江西省高中录取的重要依据。有声音指出,这一评价体系与单纯“比高分”相比,相对来说较为主观,如何保证客观真实,将是一大问题。对此,江西省教育厅基教处处长何少加表示,在综合素质评价中,强调通过参与相关活动或获得的成果,来展现学生发展状况,使评价内容可考察、可分析、可监督。

与此同时,江西省教育厅统一实行信息化管理,对于用于招生的信息,学生、班主任要签字确认。录取材料将建立公示、抽查、申诉与复议、诚信责任追究等制度,对弄虚作假者将严肃处理,确保材料真实可信。

江西省教育厅教研室主任杜侦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新的高中录取形式,要求学生和教师都更新学习和工作方式。其中,教师需要改变以知识传授为主的教学方法,转而组织、引导学生自主学习。此外,学生要从被动学、题海战术转变为主动学,运用新技术拓宽学习方式,提高学习效率。

多地探索“两考合一”

江西省教育厅中招处处长黄建介绍,江西省实施中考改革,面对的对象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因此要更加强调全面性、基础性,不过度强调甄别选拔,而是提供选择、合理分流,防止群体性偏科和增加学生负担。

南昌外国语学校一名教师告诉新京报记者,在一线教师看来,本次新政并非如外界理解的“中考制度终结”,而是对测评体系加以完善。以南昌中考为例,此前美术、音乐、信息技术等科目,没有纳入中考范畴,因此在教学中就会出现课时被挤占,学生学习动力较低等问题,进而导致“不考不教、不考不学”。

不过,上述教师指出,对于学生而言,改革前只需重点攻克几门主课,改革后则需要对全部13门课发力,客观上或将延长学习时间,增加学生负担。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16年9月,教育部下发《关于进一步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提出各地应推行初中学业水平测试,同时完善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截至目前,已有多地公布中考改革方案,落实“两考合一”。

教育专家熊丙奇介绍,实际上在此之前,国内包括江苏、上海在内的多个省份,即已经打通初中毕业、高中录取考试,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取消高中录取考试,并不能简单理解为“取消中考”。其表示,在这一基础上,如何发挥初中学业水平考试的调控作用,避免这一考试再次陷入“唯分数论”,并成为又一个高中录取考试,需要学校、家长、学生的三方配合,也需要教育主管部门在制度设计上,强调多元化评价体系,而不是增加教师和学生的负担。

原标题:俄关于联合调查神经毒剂使用事件的提议未获通过

新华社海牙4月4日电(记者刘芳)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禁化武组织)4日在荷兰海牙举行该组织执行理事会特别会议,讨论发生在英国的使用事件。俄罗斯等国在会上提议在禁化武组织框架下就此展开俄英或多国联合调查,但未获通过。

会议是应俄罗斯请求举行的,为闭门会议。据了解,支持俄罗斯的14个国家代表宣读共同发言,呼吁有关各方通过协商对话解决问题。俄罗斯提出决定草案,希望根据《禁止化学武器公约》规定、在禁化武组织框架下,由俄英专家或由包括俄英专家在内的多国专家就俄前情报人员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在英国“中毒”一事展开联合调查。但该决定草案没有得到禁化武组织执理会41个成员中三分之二多数支持,未获通过。

俄常驻禁化武组织代表舒利金会后对媒体表示,俄罗斯与发生在英国的神经毒剂使用事件“毫无干系”,英国对俄罗斯的指控“毫无根据”,英美等国拒绝联合调查是因为“害怕真相”。俄罗斯认为有必要在国际法框架下、充分利用禁化武组织的潜力解决这一问题。

英国常驻禁化武组织代表团指出,俄罗斯提议联合调查的做法“怪诞反常”,“旨在转移注意力”。

中国常驻禁化武组织代表在会上发言指出,中方一贯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任何组织、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使用化学武器。英国和俄罗斯作为禁化武组织和执行理事会重要成员,双方有必要本着相互尊重、平等协商的原则展开合作,一是弄清事实,二是在此基础上通过对话妥善处理这一事件。

禁化武组织当晚发布公报说,应英国要求,禁化武组织已为调查“中毒”事件提供技术支持,相关样本已提交给完全中立的实验室,检测结果有望下周初得出。

俄罗斯前情报人员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3月4日在英国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市街头昏迷。英警方说,两人中了神经毒剂。英政府称俄罗斯“极有可能”与此事有关。俄方对此坚决否认,认为英国的指控意在抹黑俄罗斯。

原标题:德媒析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实意图:力阻中国崛起

参考消息网4月5日报道 德媒称,针对特朗普的关税措施,北京把部分威胁变成了现实,2日宣布对包括猪肉和水果在内的128种美国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中美贸易争端加剧。北京时间4月4日,针对美国公布拟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清单,中国采取了新的反制措施。

据德国《法兰克福汇报》4月3日刊登题为《特朗普想阻止中国崛起》的报道称,法国外贸银行的一项调查结果表明,中国从美国进口的产品只有3%可以很容易被其他国家的产品取代,因此惩罚性关税给美国经济带来严重损失的同时也不能不殃及中国消费者和企业,比如大豆,因为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很快替代美国的出口。

报道称,根据西方工业领域人士的估计,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北京争吵首先不是为了让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特朗普其实更担忧中国企业通过海外收购获取技术知识,现在华盛顿已经禁止出售半导体生产商高通公司,因为特朗普认为那将加强中国在研发5G未来网络标准等可被用于无人驾驶汽车和企业自动化的重要战略技术方面的地位。

此外,特朗普还想进一步限制中国技术供应商在北美的投资和业务,美国财政部还考虑利用1977年制定的《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美国政府在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后已经依据该法阻止美国企业到伊朗和苏丹等国投资或与这些国家的企业做生意。

报道称,据说白宫还考虑依据该法禁止美国公民为某些领域的中国企业工作,那样的话,在硅谷为中国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公司工作的华裔美国人就不得不离开该公司。(编译/聂立涛)

原标题:“301调查”是“过去的亡灵”,记录着美国对国际规则的破坏和践踏!

“流氓301——特朗普掸去蒙在美国又一项过时贸易法律上的灰尘?”美国总统特朗普以中国侵犯知识产权为由,宣布将对价值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其依据是所谓“301调查”报告。上世纪80年代,美国曾频繁挥舞这个大棒,以至于其诸多贸易伙伴至今耿耿于怀。对于美国来说,“301调查”是其“终极武器”,它由美国自己发起、调查、裁决、执行,本质上是单边保护主义行为。对其他国家来说,“301调查”是“过去的亡灵”,记录着美国对国际规则的破坏和践踏。

日本学者惊呼“过去的亡灵复活”

“在过去的日美贸易摩擦时代,‘301条款’是迫使日本痛苦地饱尝辛酸且大有来头的措施。”在特朗普宣布针对中国的贸易举措后,《日本经济新闻》回顾说,上世纪80到90年代,美国也曾以“301条款”为武器,不断要求日本改善贸易结构。

该报道提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日本半导体号称世界第一,感到危机的美国企业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投诉日本主力产品倾销。USTR随即抨击日本市场“结构性封闭”,并亮出“301条款”。拗不过美国纠缠不休的压力,日本在1986年签署《日美半导体协定》,承诺自主限制出口和在日本市场接受外国造半导体,“这被认为是日本半导体产业走向没落的原因之一”。

引发美国对日进行调查的“东芝—哥尼斯堡事件”也很著名。1987年,美国政府得到密报,日本东芝集团向苏联销售9轴数控机床,被苏联方面用于潜艇制造,于是美国有了以“国家安全”为由解决日美贸易不平衡的机会。“资本家太过贪婪,以至于连我们准备用来绞死他们的绞索都会卖给我们”,一名美国参议员甚至拿出苏联领导人列宁的话来批判日本。

第二年,美国国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包含“超级301条款”的“综合贸易法案”,从而针对日本的卫星、超级计算机和木材制品启用“超级301条款”。在美国的强压下,日本不得不放弃自主开发卫星的计划。“为了他们(美国人),我们失去了最好的发展时机”,一名日本经产省官员愤愤不平地说。

但日本人能怪谁?有统计称,到1989年,美国总计已向日本发起24例“301调查”。正如《日本经济新闻》所总结的,在所有情况下,都以日本屈服的形式解决,从而向美国提供了“只要以301条款加以威胁,就会管用”的惯例。在1995年世贸组织(WTO)成立前夕,美国再次启动“超级301条款”,对进入美国的日本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1995年,上台伊始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一心要打开日本市场,其贸易谈判代表坎特单方面宣布,根据“301条款”,对来自日本的豪华轿车征收100%的关税。

从某种意义上说,当年的遭遇给日本人留下了持久的心理阴影。一提起日美贸易战,很多有经历的日本官员都能忆起当时美方谈判代表咄咄逼人的样子。日本佳能全球战略研究所经济学家濑口清之回忆当年情形时表示,美国借助自己所掌握的法律规则体制,单方面认定日本倾销后就采取措施,让日本一直受到不公正待遇。日本外交史专家井上正已也称,即使在日美关系蜜月期,那些在贸易战中遭美国单边压制的记忆仍不时在日本人脑海中浮现。难怪这次美国拉开同中国的贸易战序幕后,瑞穗综合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菅原淳一感叹“过去的亡灵复活了”。

如果说日本人面对美国一直是妥协,欧洲人则同美国进行过围绕“301”存废的较量。1998 年11 月25 日,美欧“香蕉贸易大战”期间,欧盟向WTO 争端解决机制起诉美国,要求就“301条款”的合法性进行裁定。该案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巴拿马、墨西哥、日本等国要求作为有利害关系的第三方参加磋商。但专家组经过9个多月审理,却作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裁定。

欧盟憎恨美“流氓武器”

“301调查”源自美国《1974年贸易法》中第301条“对外国政府一些贸易惯例的反应”。上世纪70年代,由于贸易赤字不断扩大,美国方面开始怪罪外国“贸易不公平措施”,于是美国国会在1974年通过“贸易法案”。相关条款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对他国的“不合理或不公正贸易做法”发起调查,并可在调查结束后建议总统实施单边制裁。

最初的“301条款”中,“知识产权保护”并不是展开调查的理由之一,1984年、1988年,在美国制药企业推动下国会两度修改“301条款”,增加了“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内容。修正后的“301条款”俗称为“超级301条款”。“超级301条款”还将原先的贸易报复权,由总统转到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从而使贸易的谈判者与报复的执法者合二为一。根据“超级301条款”的规定,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干脆每年都拉一张清单出来,将它认为“有问题的”国家和地区张榜公布并限期改正,否则“301”伺候。

自1974年立法以来,美国政府共开展123次“301调查”,其中大多数调查集中在WTO成立前的里根时代。在里根时代,美国动用“301调查”达49次之多,以至于“301调查”变得臭名昭著。当时的美国政府在相关行业和工会组织并未声称遭到威胁时就发起此类调查,而美国现任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当时就在里根政府内任职。

1995年后,美国大量诉诸WTO的贸易争端解决机制解决与他国的贸易争端。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统计,算上最新中国“强制技术转移”“知识产权保护”的调查,2001年后美国进行过的“301调查”寥寥可数,比较出名的是2013年针对乌克兰“知识产权保护”展开调查。可以说,在特朗普重拾这个“大棒”之前,“301调查”这一单边措施已基本退出历史舞台。

在遭受美国“301调查”的国家和地区中,除了日本,欧洲也很“特殊”。德国科隆大学经济学者罗多夫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多次动用“301”大棒,至今让欧洲人耿耿于怀。欧洲企业也因此患上“恐美症”,一听到美国要进行“贸易战”,就会忧心忡忡。不过,相比日本等单个国家,面对美国,欧盟有集团优势。

其实“301调查”最早源于美国一次受欧洲“欺负”。1962 年,美国与欧洲爆发“鸡肉大战”,由于不满关税与贸易总协定(WTO的前身)的调查,美国国会通过了《1962年贸易扩张法》,直接授权总统对欧洲进口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可以说,美国的初衷就是制定一项可以采取单边报复行动的法律。今年3月初特朗普宣布加征钢铝关税,所依据的就是《1962年贸易扩张法》。

欧洲也是美国“301调查”拉锯时间最长的对象。1985年,欧共体(欧盟前身)以食品安全为由,宣布禁止进口和销售美国含激素牛肉,1987年美国对欧共体发起“301调查”,1989年美国实施报复性关税惩罚。1999年3月,美国单方面对欧盟成员国价值5.2亿美元的产品征收100%的惩罚性关税,以报复欧盟限制香蕉进口,由此引发前文所提的欧洲对“301条款”的起诉。

最终裁定结果是:“301 条款”“很难说违反协定”。对此,美国认为自己赢了,欧盟也认为自己没有输。原因是裁定表面上看驳回了欧盟的起诉,实际上明确强调了美国的义务,即“301条款”必须服从WTO多边争端解决的原则。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个裁定带有政治色彩,纵容了美国的霸权,留下了隐患。德国《明镜》周刊就称,“301条款”是一个经济强国的单边主义行动,是“WTO规则笼子里的野兽”。

美曾五次对中国动用“301条款”

对外经贸大学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28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WTO禁止成员根据自己的判断和所谓调查,单方面对其他成员进行限制和惩罚,“已经降低的关税不能随便再提高,这是一个明确约束。”

屠新泉表示,WTO还要求所有成员对其他成员给予最惠国待遇,“这次美国单独针对中国提高关税,显然违反了有关原则。”屠新泉说,上世纪末美国曾公开做出承诺,“301调查”将完全遵守WTO规则,“1998年欧盟向WTO起诉301条款时,正是因为美国做出了这样的公开承诺,WTO才没有直接裁定301条款违背世贸准则。”

历史上,美国曾5次对中国动用“301条款”,其中1991年4月、1994年6月以及1996年4月先后3次对中国知识产权实施“301调查”,最终通过谈判分别达成3个知识产权协议。1991年10月美国对中国发起市场准入的“301调查”,主要针对中国对美国商品进入中国市场设置“不公平”壁垒问题,在1992年谈判达成协议。2010年,美国针对中国清洁能源政策措施启动“301调查”,双方最终通过谈判达成一致。

自美国去年8月末宣布针对中国展开“301调查”以来,不少美国媒体、专家、机构直言不讳地批评特朗普政府滥用“301调查”。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学者查德·鲍恩撰文称,在“301调查”中,美国政府“身兼数职”,充当警察(将外国政府列为罪犯)、检察官(发起法律诉讼)、陪审团(按照“证据”裁决)和法官(宣判外国人接受美国报复性惩罚)。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知识产权调查是一个弹性很大的“软门槛”,被滥用的可能性很大,“只要对方想卡,没有卡不到的”。“一部手机可以有五六千个专利,只要美国政府或企业说其中一个存在纠纷,就可以展开调查。一天没调查完,就没法正常销售。”曹和平说:“WTO相关规则不能阻止一个国家利用国内法展开知识产权调查,因为这不被认定为贸易保护主义。所以我一直认为,知识产权调查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产品竞争力下降后所设置的一个‘后门’门槛。”

德国新闻电视台称,美国政府正在制定新贸易战略,但实质是“301条款”将大行其道。作为上世纪全球贸易政策的制定者,超级大国美国现在要摧毁全球贸易秩序。德国《商报》认为“这是危险的道路”,在全球化的今天,“301条款”已经不合时宜。WTO虽不完美,有时没有牙齿,但它有一个无与伦比的优势——妥协的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301条款”能大行其道,与美国的国力直接相关。但“301条款”最红火的时候往往都是美国经济不振、债台高筑之时。就像印度Livemint网站近日一篇文章所言:“贸易战是美国影响力衰弱的征兆”。

曹和平表示,近年来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越来越完善。中国2017年提交4.89万件专利申请,仅次于美国。他说,中国是唯一申请量年增长率达到两位数的国家,专利申请量3年内有望赶超美国。“我很想看看,未来当越来越多的美国人需要购买有中国知识产权的产品时,他们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还是不是依然像今天这样?”

美国正式发起对华301调查

中方强势反击

分析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