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一线》消息,鲜花电商品牌Flowerplus花加已经有多名高管相继出走或离任,这些高管分别是苏春姿、徐明、蒋先福和卓凡,另援引消息人士称,花加于近期陷入资金枯竭传闻,线下店运营状况不佳,上海、深圳、成都等地的线下花店已陆续撤店,大批员工离职。

不过,随后COO卓凡就出来辟谣,他在朋友圈发文称自己“被”离职,否认了离职传言。

今日也联系了花加方面的相关人士,该人士向界面记者表示,卓凡仍担任着Flowerplus花加COO的职位,负责公司的整体运营,其他几位在新闻中提到的离职高管中,蒋先福是花加投资人,只是双十一期间过渡阶段以营销顾问的身份暂时性指导市场营销的工作,之前原定计划三个月,现在时间已到所以离开,但依旧是花加的投资人和股东。徐明和苏春姿的离职属于正常的人事变动,并且苏春姿继续有持股。

有媒体报道称苏春姿已经加入一家名为“零衣计划”的创业公司,不过据接近苏春姿的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苏只是投资了该家公司,实际上并未有任职。

另外,上述人士表示,线下店是花加去年12月启动,今年1-2月陆续落地的项目,与永辉超市合作。原本就有自营和加盟两种模式,加盟也叫城市合伙人,现在是试点阶段。

从2016年开始,鲜花电商市场一度十分火爆,资本陆续进场,各家间的补贴战也打的激烈。Flowerplus花加、花点时间两家鲜花电商,在同一时间段接连获得了上亿元的融资。早前也有媒体报道,2014年至今,鲜花电商平台野兽派、最美花开、花点时间、roseonly、FLOWERPLUS花+、鲜花说、泰迪鲜花等相继融资,总额已经达到了6亿元。

但是,数据不透明且品质难以保证却是整个鲜花行业存在的痛点。新三板上市企业爱尚鲜花在其公开转让书中自曝“刷单”,2013年-2015年7月期间,爱尚鲜花共刷单26万笔,刷单费用支出175.46万元,刷单产生的虚假收入累计三千万元。

另外,不同于其他实体的物品,鲜花有其特殊性,在运输中需要专门的保护,必要时还需使用到专业的鲜花冷链运输,一旦试图降低成本,就会难以保障鲜花的品质。

看来,在外界看来充满着浪漫气息鲜花电商,一旦上升到商业化,这条路或许也并未有那么好走。

以下为花加官方回复:

花加迅速发展壮大的同时,人事变动和调整是综合公司业务和员工个人意志两方面的结果,属于正常的人事变动,文章中的“多名高管相继出走或离任”乃对我司的恶意解读。

作为线上鲜花订阅电商平台,“超级物种” 线下花店是花加与永辉超市合作探索的新尝试,考虑到商业模式、盈利模式、人员成本、线下把控等综合原因,目前我司综合“品牌自营”和“城市合伙人”两种模式,未来将进一步发掘花加品牌衍生的新营收增长点,且上海、北京、深圳等一线城市仍有若干家门店继续运营,文章中的部分内容,如“全部承包给个人运营”、“线下店运营状况不佳”,此内容为对真实情况的恶意虚构,缺乏事实依据。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